『0与1,有与无,万寿无疆的你,白驹过隙的我。』
这里是隙,请多指教。

『まふティン』 Moonlight  

-推特衍生
-ooc有
-渣,短
-结局你猜?
-最重要的一条,勿代三

 

 

   “为什么不和mafumafu合唱了呢?”

  

     akatin盯着电脑的显示屏,有些恍神,他轻轻地啜了一口随手摆在一旁的咖啡,手指跃动,轻快地敲出几个字来。

 

   “因为觉得mafu君像太阳而我像月亮。”

     文艺得不像是自己说的话,akatin哑然失笑。

 

    这样的问题想想也不是一次两次遇见了,之前的他总是选择笑笑差开话题或是玩笑式地回答一句,“你去问mafu啊w”

 

   但是,这一次他难得地想到

  “嘛,干脆就直接回答好了。”

   作为唱见akatin,他不想只是当一轮月亮,借着别人的光运转,他想发出仅属于自己的光芒。

 

 “真是搞不明白你”

  隔着电子屏幕,koge抱怨道

  

 “为什么不去找一个固定合作的伙伴?你又不是找不到,咕噜,我,敢当,诗人...跟着一大圈子人合唱个一首两首,结果最后还是天天就喜欢自己一个人唱。”

 

  “如果找一个人固定合作,天知道那帮女孩子脑子里又有什么奇怪的产物。”

 

  “...你连料那个企划都参加了,你怕这?”

 

  “...不对啊,你不也参加了?”

 

  “停停停,你别给我扯开话题,刚刚你那个粉丝的问题和你的回答我都看见了。”

 

  “......”

 

  “tin子,我知道你想表达什么意思,作为唱见你想单枪匹马自己干这当然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你,作为akatin,你当真认为自己这样做只是因为这一个原因吗?”

 

  “我认为这是占有最大部分的原因。”

 

  “这我不否认,但是其他原因你不可以略过不计”

 

  “没有其他原因。”

 

  “tin,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的个性我再了解不过,你说谎的技巧很高,甚至有时候连自己都骗得过去,但是,旁观者清这一点你不会不明白。”

 

  “我不明白你想说什么”

 

  “有些东西,有就是有,你又不是3岁的小孩子,总是要迎面直击的。”

 

  “去去去,谁要喝你的心灵鸡汤啊?自己一边煮去,我要睡觉了。”

 

    akatin一怒之下按下电源开关,拖鞋一踹,打算仰头大睡一觉。

    结果,,,他发现他根本睡不着,才10点左右啊喂,像他这种前几天还在熬夜奋战的人 谁会在这种时候进入梦乡啊?

   脑海里浮现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作为唱见,他敢肯定他的理由的的确确only this one。

 “那么作为akatin呢?”

   koge刚刚的发问突然冒了出来。

 

  那时他明确地向mafu说到,“mafu君,以后就不合唱了吧,大学生活也很忙吧?

  刚刚还在灵活地翻转着烤肉的修长双手一僵,

 

“好啊。”

 

  简单干脆,与平日一样温和的语气,听不出丝毫的情绪起伏。

 

  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聚会,不热情,也不尴尬,过分的礼貌陌生,他们的关系像上错发条的钟,被拨回原点,一切从零开始,偶尔说说话也都是毫无营养的内容。

 

  再后来...mafu的人气越来越高,到了过于遥远而无法企及的地步,akatin衷心地祝贺,想要全身心投入自己的事业里,可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抑制满溢出来的情感,

 

“好想再见他。”

 

“我后悔了行吗?”

 

  无关合唱,无关人气,无关一切,他单纯地想回到从前和mafu毫无顾忌地嬉笑打闹,在蝉鸣与暑气中悄声歌唱的日子里去,淡然美好的像咖啡馆里的老照片。

 

  可是,他明白的,自己与mafu的人生就是两条直线,相交一点时迸发出绚烂夺目的火花,然后,各自发展再无交集,随着日转星移开口越来越大,最后连彼此的影子都触碰不到。

  现在的他,再去接近mafu,不用想都知道,一大帮子人怎么去看他。

  akatin从来就不畏惧别人的眼光,他怕的是,mafu也这么看他,认为自己只是个赤裸裸的借光者,他不想要这样。

  所以,他逃了,带着满是尘埃的愿望和自己也弄不明白的情感。

           

 

『当我能够彻底发出自己的光芒时,才可以再见到你吧?』

 

          

  思绪揉乱成麻,无法解开自己所编织下的谜题,akatin愈发的焦躁难眠。

 

  “叮咚!”门铃响了

  “大半夜的,谁啊?!”akatin一边吼一边走向玄关,撇了一眼墙头上的挂钟,已经快11点半了。

     他发誓他真的想剁了koge那条老狗。

  

“抱歉,tin桑,打扰了。”句末带着不平稳的吐息。

  门外的来客是akatin从未想到过的,

   

  
  略长的茶色刘海因汗水而变得有些湿润,服帖的覆在光洁的额上,投下一片阴影,有些病弱的瓷白色皮肤此时也因运动而染上一丝润泽的绯红,明显的刚跑过来的样子。

 

“mafu君!”

  akatin还未反应过来就已惊叫出声,却又立马恢复常态,平平淡淡地开口,

 

 “这么晚了,mafu君平时的live活动很累吧?要好好休息才是,我也正打算睡的,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在网上说不就好了。”

 

    可下一秒,akatin就想抽自己一嘴巴子,自己原先的推特账号早一个月前就被封了啊,新的账号自己也没告诉他,mafu也没有关注。

 

  “对不起,来之前没有打招呼,我是想要和tin桑谈一些私人方面的问题。”

    楼道内的灯光忽明忽暗,浅浅淡淡的暖橙色,他看不清mafu脸上的表情,语气却听上去相当的严肃正式。

 

   akatin皱皱眉,让开身来,

 “进来说吧。”

   自己又没有干什么亏心事,虚什么?
  

  “我去给你泡杯茶。”然而手腕却被毫无征兆地突然握住,力道不重却也甩不开。

 

  “不用了,我说完就回去。”

 

  “哦,好。”

 

   可mafumafu完全没有松开手的意思,另一只手拿出手机举到他眼前。

  “tin桑换推特了吧?”屏幕上是自己新的账号主页。

 

  “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就尴尬了,akatin懊恼到想钻进地缝里,可前提是他要先甩开mafu的手。

 

  “mafu君,手先放开。”他想岔开话题。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手反而抓的更紧了...啊,超火大。

 

 “之前的账号被封了...”

 

 “那你不知道我手机号码?”

 

 “啊...这个...”akatin吱吱唔唔地答不上来,“这也太麻烦你了...”

 

   mafumafu的手突然一松,akatin头一次看见他露出这样的神情来,晦涩而复杂,仿佛有千言万语,却被硬生生地嚼碎吞了下去。明明可以抽开自己的手,他这时...却又不想这么做了。

 

  “等等,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的新账号。”

 

 “你转镜花水月的百万再生时,我才知道的。”

 

 “呐,tin桑。”

  

  他抬头,目光灼热,瞳孔中燃烧着akatin从未见过的东西。

 

“这首曲子,对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是你第一首百万再生的原创曲。”

  akatin别开脸,不敢直视他的眸。

 

“不。”

 

“因为,你把它作为生日礼物送给过我。”

   

  akatin愣住了,他不敢揣测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的心脏跳得太急太快,呼吸都变的不顺畅了,然而,下一秒就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喜欢你,tin桑。”

 

  这种感觉,对akatin来说太奇妙,就像被格式化了的计算机,焕然一新的一片光明。

    

  当十指相扣,胸膛贴紧,彼此的心脏联系在一起,重重地碰撞,强烈地共鸣时,akatin这才明白,自己一直弄不明白的这份情感与mafu所对他抱有的一样,名为『喜欢』。

 

  糟糕,脸一定红透了。

 

  可是,mafu似乎并没有期望着他的回答,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从你转了那条推之后,我就开始注意到你,一开始还以为是高仿,但后来发现是你后,我很害怕。”

 

“害怕tin桑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换号了,害怕tin桑是讨厌我,所以没有敢fo你”

 

“从最后那次聚会后,我就没有单独与tin桑碰过面,推上的互动也越来越少,不敢主动向你搭话,因为当时我觉得你是想要保持距离的,我不想做违背你的意愿的事。”

 

“你给我的评论,我也不敢随随便便的回复,怕说错了一个字,让你离我更远。”

 

“我今天看到了,你所说的话,21:45那条。”

 

“所以我赶过来了,我觉得我有必要把这一切都告诉你。”

 

“akatin,”

 

“我从来没有觉得你是月亮,你的光芒,很耀眼,从看见你的第一眼起,就被你的光芒所吸引,就算是飞蛾扑火般没有结果的单向爱恋,我也在所不辞。”

 

  话音刚落,手腕就被松开,整个人被推开,温暖被抽离。

 

“对不起,tin桑,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他又变回那个彬彬有礼 陌生冰冷的mafumafu,起身走向玄关,打算离开。

  

  “哈?”得了,这小子折腾半天结果现在要走的?喂喂,作为客人还有没有把他这个主人放在眼里啊? 

 

“喂,mafu。”

  akatin三步并两步拦下他,轻轻一笑。

  然后,飞起一脚,直击膝盖,逼着他弯下腰来。

 

akatin一把扯过他的衣领,恶狠狠地逼近,强迫着让两人的目光相撞。

 

“mafumafu,你这个人真让我火大。”

 

“你以为我要疏远你,所以你要跑开,你以为我不喜欢你,所以你要逃走,嗯?都多大了?有些事你总要当面弄清楚才是。”

   近的不能再近的距离,连呼吸的气息都喷在彼此的脸颊上,akatin才懒得管mafumafu那张惊异的池面脸,继续说道,

 

“你这个人太自以为是,什么都你以为,你以为,你以为你是谁?”

   情绪微微失控,抓住衣领的手更加用力。

 

“...对不起”

 

“对不起个头!不愧是大魔法师mafumafu啊,恭喜你猜对了,没错,第一件事,我的确是想疏远你,但那只是作为唱见方面的而已。

 

“而第二件事,你完全弄错了”

 

“现在,让我告诉你结果吧。”

   akatin吻技很烂,几乎就是发着狠地撞上去,唇齿相碰,带着怒火和笑意,而mafumafu此时拥有更多的是惊讶与欣喜,愣了几秒才想起夺过主动权,舌尖轻而易举地攻略城池,一点一点舔舐过每一处,酥麻的电流蔓延开来,他们两人不停地接吻,青涩而兴奋,mafu把akatin按在一旁的墙上,抓着他的两肩不肯放手。

 

“哈...放开。”

 

  在akatin终于喘不过气,彻底软在mafu怀里时,mafumafu才撤离开来,勾出一条色情的银丝。

 

“你这个人,果然糟透了。”

“是吗?”

mafu笑着环紧怀里的人,

“你还要和这么糟糕的人过一辈子呢。”

☆*☆*☆*☆*☆*☆*☆*☆*☆
我想说说我个人关于婷那条推的想法,作为粉丝我们没有权利去干涉他的私人生活,婷想和谁唱是他自己的意愿
最后,谢谢看完我的文和婆婆妈妈的你(๑ºั╰╯ºั๑)
或许根本没有人看w

评论(22)
热度(55)
© 白驹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