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与1,有与无,万寿无疆的你,白驹过隙的我。』
这里是隙,请多指教。

安迷修去酒吧接雷狮时,是深夜两点。
雷狮摊在车后座上,喝得不省人事。
安迷修开车时从来不说话,但这个时间点黑夜漫长,除了夜市也不会有什么地方再灯火通明,街道畅通无阻,他不必担心安全问题。
于是他开口道:“雷狮,你这样喝下去胃迟早要出事。”
他本也没打算要什么回答的。
可雷狮摇摇晃晃地坐起来,满身酒气地冲他喷道,
“我可去你妈的安迷修,你又不是不知道,”


“老子的胃和你的屁股一样耐操。”

评论(6)
热度(27)
© 白驹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