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与1,有与无,万寿无疆的你,白驹过隙的我。』
这里是隙,请多指教。

【mafutin】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mafutin

设定请见saki老师! @最终列车で朝を待つ

*段子!没错又是段子!(๑ १д१)

*Attention:单方性转!

对于天生的尤物我们要求蕃盛,

以便美的玫瑰永远不会枯死。

她在森林里看见他时,很小的一只。

缩成一团。

她走过去,高高在上。拎着黯红色的裙摆,漆色的小皮鞋踩的踢踢踏踏。
“起来。”

akatin对一切毛茸茸的东西都感兴趣。

兔子,她拽起耳朵拎走。

狼,她拔下牙齿拖走。

含羞草的花,她多少稍微温柔一点,掐了。

可是兔子会跳走,狼的牙齿会再长出来,含羞草的花只能开一个季度。

更重要的是,魔女可以赐予青春但永生只能自己饮吞。

嘛嘛,这次捡来的这只,多少有点不一样。

akatin扯着黑黝黝的翅膀拖着腮想。

1.魔女之家

在森林的西侧,立着一座斯芬克斯的狮身人面像。蒙住眼,用红线圈住手,走一百米左转,再走满二百米,右转。就这样,每次增加一百米,每次转的方向都相反。等够了两千米,不要再转弯一直向前,最后,你会找到魔女的家。墙壁上会有一盏煤油灯,灯上面用红线拴着一只黑色的鸟,用手解开,注意,不是用剪刀或是别的东西......

“其实没有这么麻烦。”

“你只需要,掉下来,就可以了。”

这时候魔女养的鸟🐦就会对你和善的微笑。

“这都是些什么破玩意儿?!”红发的魔女气鼓鼓地一掌拍在桌子上,“我家有这么远吗?!”

“而且啊!我只有在雨天的时候才会在灯上拴鸟啊!”

“那个...tin桑”mafumafu用食指挠挠脸,尴尬而不失礼貌小声地打断他,“那个也大概不是鸟...”

“天使!”双马尾不满地抖动,“好的是天使!还不停掉毛的那种!”

可是你还不是捡的挺开心的吗?mafumafu吞了吞口水选择咽回去。

“我想我那个时候大概是被你变成了teru的样子拴在上面的。”

魔女也是需要晴天娃娃的,不然...

小裙子干不了。

2.火刑

他飞的很高,可以看见山脉脚下的村落。

到处都开着花,波斯菊、三色堇、龙葵、郁金香、雏菊……廉价而便宜,却又欣欣向荣。

现在是春天。

akatin在碧蓝的天空下凝望着这一切,新生与年老,亘古与微妙,刹那与永恒。有两个四五岁大的孩子坐在小羊拉的木板车上围着一个铁制的十字架转,身边坐着精力旺盛的母鸡和牧羊犬。

她忽然就轻轻地笑了。

“喜欢小孩子?”

akatin敛上眼睛,不答他的话。

“太阳太刺眼了。”

在太阳落下时,他们落地。

“哈...”akatin伸了个懒腰,伸长人偶一般的小腿搭在长桌的一角上,“泡杯红茶。”

“是...”mafumafu揉了揉肩,好脾气地答应道。

明明飞了一天的是他才对啊...

他叹口气,拉开橱柜,在一片灰蒙蒙中寻找铁罐。

不得不说,akatin是个很优秀的魔女。

无论是人设还是实力方面。

比如,

“魔女是魔女,女巫是女巫,所以说飞天这种设定魔女不存在的。”

哈哈,其实她会飞的是吧。

“家务?清洁魔法那是灰姑娘的教母负责的事,我是魔女懂吗?魔女。”

听说灰姑娘的教母,额,是个仙女来着?

“为什么不用火烤干?”正在祈福的被变成了mafuteru的mafumafu君提问。

“我试过了,”这次难得正经地答个题,娇小的魔女脸上神情严肃认真,“但是烧了。”

可是,我觉得魔女也不应该掌握能够把堕天使变成晴天娃娃的方法。

“喝热茶真是舒服啊...”mafumafu眯着眼像个老爷爷一样感动地长吁短叹。

“那个十字架,”akatin小口小口地饮茶,动作优雅规整得像个帝国的大小姐。

“我以前是在上面绑过的。”

“……”

akatin目光深黯,语气轻松地笑到,

“可惜他们忘了,我是个火系。”

她从没想过她会立于烈火之中。

她也从没有想过,在她离开的半小时里,一切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光亮的大理石地面上尸体杂陈,冰裹着血散落满地,盘子被打翻了,酒杯被打碎了,糕点被鞋子碾过,穿礼服的小侍从躺在血泊里,身体还在抖动着瞳孔却已经散开了......柱子上,墙上,头顶的枝型吊灯上,她听见锤子砸进墙壁上的声音,老鼠,猫,小狗,小麻雀……一只接着一只,一下跟着一下。

akatin抬手,

魔法失效了。

“魔女可以赐予青春,但无法给予永生。”

她依旧喝茶,干花在茶杯里旋出一个小小的舞步。

mafumafu记得的,花房里的花,可以仰着脸庞一直盛开,直到死去。(保持青春但是无法延长寿命)

她膝盖战战,牙齿敲啊敲。然而那些人仍然在那里,他们大吼着互相投掷魔法光束,冰刀冰锥变幻出来,没有什么高超的技巧,粗鲁野蛮难看。

她脑内混乱,她不想动。

啊,反正——魔女是永生的。

“我本来以为嘛,”akatin微微地笑着,脸上的表情稚嫩美好,宛若安静溺眠的新生的婴儿。

“驱魔人即便是杀人也不会是怎么乱糟糟一通胡砍的。”

“之后?”

“之后就是什么,啊,罪恶的魔女还是要交于当地饱受苦难的村民来处刑。”

火刑。

“她吃了我的孩子!”

“她把我的儿子带走了!”

哎呀呀,究竟是母亲的哭喊,还是弃婴的啼哭呢?(母亲将新生儿遗弃在森林里担心其他人知道)

神明啊,她轻笑。

锁链脱落,她双手合十。

——我有罪。

她站在火堆上,抱着一具没有头的尸体。

火舌舔舐裙摆,面容姣好甜美。

魔女的晚宴,

Welcome。

“没事了,没事了。”她小声的安抚,像她以前唱给他们的摇篮曲,lulila, lulila,停止不前的歌谣。

从此以后,魔女学会孤身一人。

“所以,mafumafu。”

茶喝完了。

akatin偏着头,调皮地冲他笑,“我不喜欢小孩子。”

“一点也不喜欢。”

3.伊卡洛斯之翼

mafumafu至今还记得akatin看见他展翅时的神情。

像一块小白面包被撕开。

“为什么会...掉毛?”

这也是,为什么mafumafu会变成堕天使的原因。

“啊?就是因为翅膀会掉毛才会去自堕的呀......”

原来,天使也会皮毛过敏的吗。

“哎呀,但是没想到居然不是彻底没有翅膀了......只是羽毛会变成黑色,一直脱落而已......”

还是有点失望的。

4.魔女的义理巧克力

偶尔魔女小姐也是喜欢人界的浪漫的。

但是,在巧克力里放魔法是什么鬼?

mafumafu睡眼朦胧,借着泪光模模糊糊地透着雾气看过去。

“啊,你吃的是那颗啊。”akatin坐在他的肩上不安分地晃动着双腿,“可以看见未来的魔法。”

梦境里的雾气很大,让人想起浸泡在煤油里的白山茶花和工业革命时的伦敦。

他看见了一个小小的丘,或者说,墓堆。

是春天啊,他想。

他看见,未来的akatin,在哭。

“哎呀,做失败了。”akatin倒是神色如常,“应该是肉桂粉加多了。”

“一看就是假的,”她耸肩,“魔女大人从来不堆坟。”

“而且,”她嗤笑着皱眉,“我也不会那么伤心。”

可是,葬礼上哭的最大声的人,不是因为伤心

——而是为了忘记。

天使堕落以后寿命会缩短,学会爱人的话将会重新获得永生。

“请问,”

“我爱上的,是魔女吗?”

===========================

时间很短,写的很累。

很久没有写文了,写出来的很难看。部分战斗场景参考《冰封骑士》

但是魔女pa太好吃了,尤其是saki老师的魔女pa,所以,,,我控制不住我自己😭老铁我写成这个样子我很扎心。

以后会修的,我用明矾的良心发誓。

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你。❁´v`

评论(8)
热度(68)
© 白驹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