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与1,有与无,万寿无疆的你,白驹过隙的我。』
这里是隙,请多指教。

【雷安】听说万兽之王变成了兔子?!🐰  

*狮兔paro

Attention:属性转换

雷狮觉得自己的脑子莫不是被雷轰了。

晨光越过厚厚的窗帘,稀疏地落在安迷修圆润的肩头上,上面还有昨晚留下的乱七八糟的齿痕吻痕。他睡得很深,绒绒的耳朵随着一浅一深的呼吸声微微颤动。

雷狮眸色一暗,把手重新伸了进去。

“!!!”

“卧槽雷狮!!!”这下就算是醒了个彻底,“你他妈有病啊?!你一大清早...”

“嗯?”

“拽..我尾巴...做什么...”本该流利的连珠炮式轰击雷狮,而当安迷修看清楚床上的人时脸色瞬间变个惨白,结结巴巴地连话说不出来。

“你你你你你...”安迷修指尖颤抖,嘴张得有多大就有多吃惊,“雷狮?!!😨😱”

“如你所见,”当事人却一脸坦然的不以为意,“我们,”

“似乎对换了一下属性。”

起床,穿衣,洗脸刷牙,早饭,时间仍井井有条一寸一寸过着。纵然安迷修再吃惊,也不得不在两小时内接受了这一切。

“要是变不回去了怎么办......”他小声嘟囔。

“什么?”雷狮按着电视遥控器,早晨除了新闻就是宫斗剧。

“没什么,”安迷修本打算随口搪塞过去,又觉得算了,索性端了盘点心坐到雷狮旁边,“就是在想什么时候能变回去。”

“现在这样也挺好的,”雷狮撇了他一眼,“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再拽你耳朵了。”

“我都说了多少次!!!”曾经的兔子恼火起来,“不要拽我耳朵,会......”

“很疼是吗?”

“……”

雷狮突然笑了,冲安迷修勾勾手指。

“过来。”

“?”

“要不要试试,”

“摸摸我的?”

安迷修觉得这很奇怪。

他现在 ,在沙发上,跨坐在雷狮的大腿上——捏雷狮的兔耳。

软绵绵的,像云朵。

安迷修之前没有怎么摸过自己的耳朵,兔耳上布满神经,是兔子的敏感带。但不得不承认手感真的很好,还有体温。也难怪雷狮这么喜欢捏了。

“嘶,”雷狮倒吸一口气,“傻逼你轻点。”

“你以前捏我的时怎么没有想的轻点!”安迷修不满到,手下却下意识地减轻了力度。

“行了行了,”安迷修有点难为情了,伸手去拉雷狮的胳膊,“放我下来。”

“玩够了?”扣在他腰上的手反而更紧了,安迷修低头,正对上雷狮那双暗色的紫眸,他看见他嘴角勾起,饱含恶意的弧度。

安迷修明白那意味着什么——过去的狮子要开始猎食了。

“那咱们就玩的别的。”

天翻地覆,上下颠倒。

天,怎么雷狮变成了兔子手劲还这么大。安迷修内心仿佛日了条佩利[不,他不能,骑士对所爱至死不渝。]

“雷狮!!!现在才早上九点!!!”安迷修挣扎地起身推他,可手按上雷狮的胸膛,他仅凭着触感便可以感受到那黑色紧身衣下暗伏的结实的肌肉线条,这实在有点不妙。

“几不几点不重要,”雷狮眯着眸子,舔舔唇舌,“按照你们兔民的设定,”

“不应该一年四季都发情吗?”

“///  ///”安迷修脸上躁得慌,不甘示弱道,“那也应该是在下在上面!!”

“按照你们狮子的设定,在下现在是万兽之王!!”

“哦?”雷狮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猖狂到连安迷修都觉得莫名其妙。

“安迷修,”

“你知道你当狮子和我当狮子,”

“区别在哪吗?”

“?”

海盗头子按住身下的猎物,解下头巾,以迅雷不及耳之势捆住狮子的双手。戏谑地凑上,冲着发红的耳尖轻佻地吹上一口气,

“区别就在一个兽字上。”

雷狮拾起那条不属于自己的棕褐狮尾,烙下一吻。

☻…☺…☻…☺…☻…☺…☻…☺…

狮狮狮——万兽之王

狮修修——万受之王

兔狮狮——一天到晚日狮狮

兔修修——一天到晚被狮日

微笑,请给我点推评。

狮兔真好,想开车

评论(14)
热度(119)
© 白驹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