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与1,有与无,万寿无疆的你,白驹过隙的我。』
这里是隙,请多指教。

空空荡荡的2017年存粮大放送(???  

我特么call call call🎉🎉🎉🎉🎉👏👏👏👏👏

只是一条咸鱼:

说来2017年也要过去啦……这一年里高三修罗期没法写文,放了暑假沉迷玩乐不想写文,上了大学发现这什么破地方还不如高三(住口)。除了我良心发现写的故事和段子之外大概是没有东西了,什么也没有。


最开心的就是在暑假收到了共犯的本子,高一加入高三出本,感觉就是一眨眼的事啊  怎么我就毕业了呢(老头子语气)


总之这里放的都是没有放出来的手稿或脑洞,大概是没有后续了。


我还是看了可乐劳斯的总结才想起来还有只放片段这种操作


总之,真是充实的一年啊(棒读)






Mafutin


 


1.无题【极夜X洵同】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们炮友组还有重出江湖的这天???


好的我不BB了,因为我脑洞太大写的太扯导致夜受接不下去了,这篇就废了


说来夜受今天还在我空间里诈尸了,真可怕真可怕x


 



半晌,似乎是感觉到周围没有动静了,在路灯后的一片阴影突然动了动,那块轻薄灰暗的影子像是一滩水一样慢慢扩大,甚至在灯光下也没有消失,仿佛一块薄纱。那块那块阴影慢慢扩大成一个圆盘状,然后一个人从里面冒出了头。


那是个有些灰头土脸的青年,他就像是从天窗探出头一样扒着地上的那片影子,确认周围没有人后爬出了阴影,然后又从里面拽出了另一个人。


“要不是为了你我才不会这么狼狈……”


青年不满地小声嘀咕着,而后出来的那个人则颇为无辜的眨了眨桃红色的眼睛。





(这段是夜受写的!X


 


2.当你沉睡时


这篇是看完可乐太太的参本文《当我年老时》之后写的,我真的太喜欢那篇了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x在这里表白可乐太太,估计他也看不见x


本想着要不爆肝写出来放到本子里当个彩蛋啥的,后来发现我太天真了


冰棍太太说明年参本文才能放出,可能到时候这篇也能出来吧,大概。


 



敬启:


akatin,


你拿到这封信的时候应该正在生气,所以我写了这个来安慰你。但愿你不会一气之下把它扔进医院的水池里,或者用泪水把它弄得皱巴巴的——你知道我喜欢用钢笔,那样字会糊的,就像你第一次做的煎饼一样。


当我年轻的时候肯定想象不到自己有一天会靠在床上,就着台灯那一点昏暗的光,想要给某人写一封长到无趣的信。我那时候心里挂着的就只有东边的战场,西边的会议,后来又多了个你。之前担心炮弹硝烟,后来操心柴米油盐。在军营里明明都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结果回过神来,头发都变得花白了。


当然,我知道自己从小就是白头发,还用不着你喊我老糊涂。





3.日月明


是的就是那个梗,不翻翻本子我都忘了我还写过这个……当时热情也冷了,本想作为我mft的最后一篇发的,后来就给拖忘了(ntm)


是乐队设定


 



毕业前夕akatin去找了mafumafu,不由分说地把忙论文忙的昏天黑地的他拉了出来。他带着他去河边,还在不忘在便利店里买了麦茶带着。Akatin说你知道我不爱喝酒,但今晚不喝点什么多没气氛。


来啊兄弟,以茶代酒,我敬你。


 


……


 


Akatin没说话,只是在mafumafu走后买了罐啤酒狠狠灌下去。他捏着罐子打了个嗝,鼻子和眼眶就一起红了。



 


就是这么没头没尾(耶(被打)


 


Soratin


没这么写这对


 


[防不胜防]作家X编辑设定


 



门外的人叹了口气,问他:“什么时候交?”


“很快!很快就好!”


“你昨天也是这么说的。”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昨天的我已经不是现在的我了,你怎么能用过去的标准衡量我呢?!”


“废话真多。”soraru松开门把,懒得跟他瞎扯。“几点交?”


“几……几点”akatin瞥了一眼电脑,整个人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蔫了。“不知道啊……”


“akatin?你说什么?”


“明天!明天肯定能交!”


“今晚。”


“mmp”akatin暗骂一句,想着先把这个找事的送走再说。“好好好,今晚就今晚。”


“交不上怎么办?”


“交不上我跟你姓行了吧?!我说你一大男人在这儿跟我唧唧歪歪的有没有意思了?”


Soraru一顿,笑了:“好,我等着你明天跟我姓。”



 


是冰棍大大催我稿时候的脑洞,然而我比tin脾气好(怂)多了x


 


srmft


行了虚妄凉了凉了别等了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电池tin


是答应柚儿的文,拖了几十年了吧,凉了凉了。


 



akatin是在离家不远的小巷里发现他的。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和煦微风清爽,空气都仿佛泛着甜腻的花香。akatin打完工,一蹦一跳地往家走,归途中一时兴起钻了几条鲜有人过的小路,然后发现了倒在地上的一团不明物体。


akatin本来以为是哪里的醉汉,凑近一看才发现是个面目清秀的少年。少年双目紧闭,发丝凌乱,身上的外套蹭了不少脏污,让人不免怀疑他是不是慌慌张张地奔跑过。只是看这样子,说是奔跑,不如说是逃命。


akatin皱皱眉,本想从旁边绕过去,一扫眼却看见他腹部的大片鲜红,登时吓了一跳。


“喂,你没事吧?喂!”akatin小心翼翼地挪过去,戳了戳少年的脸颊,如预期一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又喊了好几声,最后干脆朝少年脸上拍了几巴掌,对方还是一动不动。


这怎么办?akatin抱着膝盖,心里没个主意。人都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碰上这种事他怎么也不能当作没看见啊。看少年肚子上那片血实在是红得吓人,akatin也没有那个勇气去掀开衣服查看伤势。他叹口气,想着遇见你也算是缘分,先带到医院再说吧。


于是akatin拉起少年,却发现对方比自己高出一截,还沉得要命。看他这样像是惹了什么人,等醒过来会不会一口咬定是我伤的哦。


……麻烦死了。


于是akatin果断把少年丢回地上,掏出手机打了120之后扬长而去,并为自己的机智和刚发的工资点了个赞。



 


因为凉了所以这篇放长一点x


 




这么看来又写了一年的唱见同人……其实17年初入了凹凸,写过一点傻白甜的瑞金,一直没能完稿,就不放了。本来都快退了结果第二季一放又出了一堆粮……行吧我再白嫖一会儿xxx


 


 感受到了删文的乐趣,然而又不想全删(你他妈在说什么)


希望18年会过的好一点


行吧我根本就不想到2018年(竖中指)还是希望看到这里的人都能顺顺利利心想事成吧








洵同


2017.12.31

评论
热度(19)
  1. 白驹隙。只是一条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我特么call call call🎉🎉🎉🎉🎉👏👏👏👏👏
© 白驹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