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与1,有与无,万寿无疆的你,白驹过隙的我。』
这里是隙,请多指教。

【mafutin】回头不试,更待何时  

很喜欢那句【手想揽住对方 却又在半路空中滑了下来】,二水太太可以说是非常用心非常辛苦了![三四个月wodema]εε=*´д`看的时候其实很慌,慌be,特别怕新年第一刀hhh幸好不是[仰天大笑jpg.]
再次感谢冰棍棍!!!感谢她带来的这么好看的mft!!!元旦快乐!!!今年也依旧mft!!!🎉🎉🎉🎇🎇🎇

二水木昆:

回头不试,更待何时。


-mafumafu X akatin


-唱见同人请勿代三


-接受请向下








“在这里也看得下去?你还真喜欢看书。”akatin望向在楼梯口坐着的人,发出一句感叹。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对方在这个风口了,深秋入了冬,是北方的风最盛的时候,他担心对方的身子骨不能承受这么刺骨的寒风。身边已经有很多人发烧过了,步别人后尘可不是什么好事。


“你当初也很喜欢。”停下了翻页的动作,他抬头。mafumafu的眸子很好看,宝石一样红,还透了些粉,总觉得像是一只家兔在撒娇。


“怎么,不好?”他笑,这是mafumafu近年来最擅长的招牌微笑。


“没什么不好,还有,我喜欢看书那是原来,现在可不这样。”akatin无可置否地耸肩,然后把最关心的话问出来,“不冷吗?”


“不冷。”对方随口答道,合上了面前的书,精致的典藏版黑格尔哲学点解,保存的很好,甚至书腰也在上边完完整整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污垢。


一阵风逼进来,mafumafu似是觉得有些冷,他对akatin说,“你过来一点,让我抱抱你。”


akatin失笑:“抱我取暖?回头再说吧。”


“不可以吗?”语气里带了几分委屈。


“你明明有抱枕,比我大一个号还自带发热功能。”akatin比划了一下,最近不知道哪家店生产了这种冬日神器,很受欢迎的白色晴天娃娃,对方买了一个,冬天用很温暖。


“不行,不如你。”


akatin还没回过神来,就被mafumafu拽过来抱住,对方的头抵在他的肚子上,双手环过他的腰。


“能跟我一起去图书馆四楼借书吗?”mafumafu闷着声音问。


“回头再说。”akatin说。


有些痒,akatin想,结果动了动后,没挣脱开,对方的手臂力度却更紧了些。


“该长大啦,mafumafu。”akatin笑道。


手想揽住对方,却又在半路空中滑了下来。






——————————






“该长大啦,mafumafu!”akatin看着对方拿的一摞书哭笑不得。


“大魔法师是不会长大的。”拿着一堆从幼儿区里拿的幼儿漫画和绘本的mafumafu像是很自豪骄傲的样子,仿佛他生来就该在幼儿区内看那些供9岁以下孩子看的漫画。


“那样的话,未成年的八岁魔法师,我先走一步咯?”akatin冲他摆摆手,装作要上楼的样子,自家恋人的小孩子脾性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都明白的。


“等等!你去哪里?”mafumafu空着的手拽住他,死拖着不放。


“图书馆四楼。”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四楼可是成年人社区,未成年人  禁·止·入·内·哟☆”


“……”




在交往的三年里mafumafu最痛恨对方的一点是,akatin总是搞来很多四楼的,成人才能借阅的砖头型报告性文学和研究类哲学。故弄玄虚,故作深沉,他绝对是附庸风雅,装神弄鬼。


明明才大三,考试都结束了,该轻松的时候,非要把每天都过的这么充实!这个现充!


一想到这里,他腮帮子气呼呼地鼓起来,每一个呼吸都尽是不满。


akatin很喜欢看书,由于专业的缘故,会经常来图书馆查资料和借阅。也同样是因为专业的缘故,他还会去找一些他自己都看不太懂的书。没办法,老师不要求,专业也要求。


他每次看到mafumafu生气的样子,都只是笑笑。 像是真的在哄孩子一般: “借好了就下楼陪你玩怎么样?”


“你带着那么沉的书,还怎么玩?”


“回寝室玩啊,你想看什么记得借回去。”akatin装着包,又说,“顺便一提,我没有余额再帮你借绘本了。”


“真是小气啊akatin桑!”mafumafu更不满了。然后把自己的绘本推到一边,带好借阅证跟着上了四楼。一边上楼还一边暗想,明明对方透支借阅卡借绘本的时候只有一次。剩下的每次不都是他用余额帮akatin借书嘛,到底是谁帮谁啊!


“你先去三楼再去充点借阅卡余额吧?不然你又没余额借了!”mafumafu突然想起来什么,问着对方。


“回头再说!”






“mafu快回来!再不回来我就把你衣柜搞乱了!”


“等等啦!”


“你等着给你的衣柜收/尸吧啊哈哈哈哈哈!”


“我接着就回来了你等下!啊,真是的,tin桑才是小孩子吧!”


mafumafu因为在猜拳游戏中输掉了,于是负责下楼跑一趟腿去买晚上看电影要吃的零食。mafumafu舍友都在外边过夜了,正好便宜了他们,能两个人住在一个四人寝室里。宽敞舒适,安静的地方更适合敞开心扉。本来自己出门的同时让akatin去换一下睡衣,结果才买好东西结过账,就接到了对方打来的电话。


到底谁是小孩子?果然图书馆里那一切成熟都是他装的吧!


等mafumafu打开门,发现akatin正在换衣服,裤子刚脱,露着大腿,袜子还套在脚趾上,自己乱七八糟的衣服们零零散散地被扔在一旁。睡衣……睡衣被搁置一旁。


据后来mafumafu讲,那画面实在太过限/制/级,要不是他能提着零食袋子佯装冷静地回卧室,估计当场就能爆/血而亡。



“咳,收拾一下,看电影。”表面上不为所动。




“啊?嗯,嗯,呃,好。”


回了家,一切本/性都暴露无遗。年轻气盛嘛,这种事情——在所难免,在所难免。



寝室里灯早就灭了,阴暗的房间中,俩人缩在被窝里只有电脑屏幕发着荧荧的光,室内唯一的光源照亮他们的正脸。要是有人推门进来,那场面恐怕看起来尤为可怖。


正当屏幕里那脸惨白的人又一次蹦出来吓观众一跳时,不仅让电影的内容的矛盾点和形式张力有了突破,还调动了观众的观影气氛,极大的感染力和影响力刺激了五感,最直接显著的影响就是导致了akatin的尖叫出声:


“啊啊啊!!!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不看了!我们换台!换台!”


“这是碟啊,哪来的换台,又不是看电视。”mafumafu无奈,明明是akatin主动提出来要看惊悚悬疑电影,结果对方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胆小,女主角才被小丑抓住,出了一点血,他就挣扎着说不要看了。


“不行了吓死了不好看不好看我们不看了!”看这个电影心脏感觉都能跳出来,卡在嗓子眼里不知道该上还是该下。对这种略带悬疑的东西他总会产生七七八八的幻想,最终还是生生憋着一口气让他吞了回去。这种奇妙又倍受折磨的观影体验让akatin不看时好奇,看了就吓飞。


“是谁说要把前传后传一起看完的?”对方不在意地笑,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彼此知根知底,现在又是恋人,胆小怕吓这事,谁又不知道谁啊。


“还不是老板说这个最能增进感情。”akatin吞了口口水,据他们大学门口的音像店老板说的,用这招凑情侣,一凑一对一个准。


本来预想的计划是:二人氛围炒热→情不自禁→一起学习→一起成长→皆大欢喜!耶!


然后呢?


然后呢??


这根本不是去幼儿园的车。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恐怖片。还对mafumafu的反应做了有强烈偏差的预测。这世道,太过分了,绝对是对他有偏见。


“你从来了宿舍之后,好像就很奇怪啊,怎么总是这么激动?tin,感冒了?”mafumafu右手扣住对方的后脑勺,自然地用额头抵在对方的额头上试着温度。


“不,没有!”两个人甫一接触,akatin就条件反射似地蹦了起来,脑袋向后倚,挣开了对方,却倚过了头砸到了墙壁。


“呜啊你怎么样?”mafumafu被吓了一跳,却又不敢再去揽过对方,只好担心地问着。


“没事没事没事没事……”


“tin桑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


“……”


“……?”难不成还真有事吗,mafumafu有些担心。


“那……记得今天吗?”akatin试探性地问着。


“嗯?”


“没,没事了,回头再说吧!”akatin打算趁机揭过话题。另起一页。


“你是说……”mafumafu本就一直憋着,从一周前就开始想了,但是这么一提,脸突然有点红。


“就是说……1000天……”




——————————




“就是说,1000天!”mafumafu抱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akatin,开心地扬起嘴角说。


“会不会快了点啊?”akatin别过脑袋,耳根一片粉,小声嘟囔着。


“有什么快的?总之我决定了,在我们成为恋人第1000天的时候,一定要把所有恋人能做的都做一遍!什么牵手拥抱亲吻还有做……唔!别捂我嘴呀!”


“好了,知道了,到时候你自己别忘了,总之我可不会提醒你。”甩了甩捂住对方嘴的手,akatin直视着刚刚向自己表白的朋友。


那时,他们的感情刚刚有了进展。




——————————




这时,mafumafu用唇封住了akatin的嘴。


打小的耳鬓厮磨,演变成了如今的舌 间 磨 挲,炽 热 缠  绵,温 润 躁 动,浪漫又灼热的情感迸发,化成一股柔和的暖流,一朵甜蜜的鲜花。


香甜的气息在二人间弥漫开来。是银河上的点点繁星,看似交缠冗杂却早有规划。


已经三年多了,已经1000天了,这是喜欢到无以复加的显著表象。同样的,在那天晚上,这种喜欢与爱恋也无以复加,转化成一些热情,一次长吻,一场拥抱。


除了第二天没去上课以外,好像他们两个并没有明显的什么不同。一切又像是被石子打破的水面重归平静,只是暗中波 涛  汹 涌罢了。牵手,拥抱,一切照旧。只是增添了一点少年人的情怀和不为人知的小爱好。


未必是要“七年”这个数字,但再美好的恋爱仿佛都有减弱的那天,他们也不例外。


大四的学业繁忙,akatin勤于功课,天天忙着给教授导师端碗送茶,要么就是跑图书馆四楼,架着黑框的眼镜秉烛夜谈,勤勤恳恳,令导师同学感动的落泪。而mafumafu却意外地被公投中,当上了他们摇滚社团的团长。天天除了弹吉他就是唱歌,要么就是练习吉他和唱歌。是随时走在比赛的路上和准备下一场比赛的路上。


这么一看,两个人的交集仿佛只剩下了“学校”这一个点。


这可怜的点,小的不能再小,一眨眼,就一同随他们的交集一样消失了。涌动的湖水也平静了下来,不再暗动。所有的悸动与内心的哀恸,仿若都随之散去了。


在毕业的那天,akatin被挂上了“C大优秀毕业生”的称号,mafumafu则被誉为“C大校园摇滚明星”。尽管脸上挂着或虚情假意或真情实意的微笑,但他们身旁站的人,都不是曾无数次想象中的彼此。


“新的朋友会一个一个地来,旧的朋友也只能是尽可能去挽留吧,没有谁能一直挚友始终。”曾经在某本心理哲学的书上,akatin看到过一句话,上一个借阅的人在这上边贴上了便利贴,说“写得好,我为什么没早看到”。


akatin曾经不信,还当作笑话地拿给mafumafu看,mafumafu当年也只是一笑置之。有谁愿意相信呢?恐怕只有亲身经历了,才会刻骨铭心。早看了,又有什么用。



学校的樱花树不断地散落下樱花来,粉白的浅色花蕾,雪一般地凋落。零落成泥碾作尘。


mafumafu的离校仪式是在社员的簇拥下进行的,好容易在校门前站住脚,他怀念地回头望望,意外地对上了一双灵动的眸子。akatin身边也有一群人拥着他离开学校,同学,导师,学长。他的身前像是有一摞书,身后也像是一摞。


“毕业了。”mafumafu率先搭话,声音不大,但是能拨开那些人,让他听见。


“是啊,毕业了。”akatin看到他,也驻足笑了笑,看向他,露出八颗牙齿。


有些人有些讶异这两个人居然会认识,议论纷纷。过后,为了不打扰他们,他们身边的人识相地渐渐散去。


“今晚去喝一杯吧,庆祝一下,怎么样?”眼看着人都散光了,akatin也有些站不住了,mafumafu率先发起邀约。


“就我们两个?”


“对。”


露出笑来,akatin摇了摇头:“今晚约了导师了,回头再说。”


天知道akatin有多少个“回头再说”!命中注定的反而不甘愿。mafumafu追了上去,从正面拽过来,抱紧akatin,拢着对方的短发急迫地问着:“就这样了吗?”我们就这样了吗?


“该长大啦,mafumafu。”akatin笑道。


手想揽住对方,却又在半路空中滑了下来。


——————————


“你一直说我还没长大,但你却不知道,我在长大,你倒是返老还童了。”埋在akatin怀里,mafumafu说。


“哈哈,真是看出来读书人了,连说话都假模假样的。”akatin笑。


“你当年不也经常用这种语气说话嘛,都是跟你学的。……你陪我去四楼就不行吗?”


“嗯……回头……”akatin想回复对方,却被焦急地打断。


“你知不知道,我特别讨厌你的那句‘回头再说’?每次听都会觉得刺耳,简慢轻蔑,像是极其不情愿的回答。”


“这样吗?没有人跟我说过。”


“唔……”mafumafu吸了一大口对方的味道,然后叹气,“悲哀的是,我最早的跟你一起的记忆,就是依稀可闻的一句‘回头再说’。”


“你不喜欢的话,我就不说了。”


“你这样,万一以后就真的不见了怎么办?我可舍不得。”


akatin笑了起来,mafumafu也抬起头,看着笑得开怀的akatin同样露出微笑。




“我都记得的。”




“嗯。”




“去图书馆吧。”




“好。”




mafumafu应声,撒开怀抱,拿起手上的书。率先跳着脚跑出楼,风把他的大衣吹得鼓鼓的,衣角止不住地摇摆着。回头看一下akatin再回过头去,招招手示意跟上。


akatin凝视着转过头去的对方,微微张嘴像是朝对方还是自己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快步跟了上去。


“你刚刚说了什么?”


“不告诉你~”


“呜啊真是的——”




三年,或者五年都只像是昨天,今天的他们也会四目相接,唤着对方的名,黏着人,耍着赖,撒着娇,仿佛一切都是昨天,还来得及,还回得去。


明天,他们将回想这一刻,缺席的灵魂会在薄暮时分游荡。






——“回头再说,像过去那样。”他说。








=fin.












------


这一篇写了很久,大概花了三四个月,是 @白驹隙。 和 @国王传染症候群 两位的点文(非常可耻地合成了一篇)。用了我擅长的盗梦空间式回忆手法,写得很开心,感谢两位。虽然你们大概已经忘记曾点过的文了。


《Call Me By Your Name》(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影响很大,题目和口头禅都是致敬,原著和电影都超级好看,大家去看啊!




还有七天就有场超级重要的考试,祝自己考试加油!!  ( ` ▽′)و ̑ 


快跨年啦,祝大家2018年快乐~




冰棍  于 2017.12.31

评论(1)
热度(45)
  1. 白驹隙。二水木昆 转载了此文字
    很喜欢那句【手想揽住对方 却又在半路空中滑了下来】,二水太太可以说是非常用心非常辛苦了![三四个月w...
© 白驹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