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与1,有与无,万寿无疆的你,白驹过隙的我。』
这里是隙,请多指教。

【瑞金】读心术  

*借梗自《003读心术》
*糖,一发完

金能读心,

但不是所有人的心都能读。

他只能读出自己喜欢的人的心。

金第一次读心,是小学业的女老师。

老师二十出头,大学刚刚毕业,一头披肩长发。人很好,金的每一句话都肯耐着性子听,末了,再弯起嘴角揉揉金的头。有时候甚至还会在金的桌子偷偷地放牛奶糖。

金那时就想,只有姐姐和老师最好了,别人都不愿意听我说话。

想着想着他就鼓起脸来看了看同桌,盯了半天,可是同桌看都不看他一眼。

老师喜欢金,金也喜欢老师。

直到有一天,他听到老师的内心,

“啊,金要是和他同桌一样乖就好了了。”

“天天缠着,烦死了。”

那天下午,金拉着他的同桌,蹲在公园的沙坑前,不知道是不是下雨了,金面前的沙子被砸出来一个窝一个窝的,湿漉漉的。

这时有人推了推他,

“给你糖吃,别哭了。”

同桌摊开手,一颗牛奶糖。

“烦死了。”金听见同桌的心声。

可是这次他没哭,笑的比谁都开心。

金第二次读心,是初中时的学长。

那时学校办社团,不是一对一兴趣小组,是一对一学习兴趣小组。

换而言之,就是补习,叫的好听而已。

只有学习很差的低年级生才被强制要求参加,补习老师是学校安排的高年级生,省钱。

学长负责带金。

学长成绩好,性格谦和有礼,而且什么都会。金不会了,就问他,一遍听不懂,就讲两遍,两遍听不懂,学长就讲第三遍。

俗话说得好,事不过三,可金次次过三。

不过学长习惯了,依旧一字一句得慢慢讲到放学铃响,再讲到学校放空。

金很感谢学长,直到他听到来自虚空的声音,

“笨死了,”

“你这样的人,还上学干什么?”

那天晚上,金拉着他的发小,一起到了烧烤摊,喝了8瓶旺仔。

“为什么不让我吃烤串!┏(°ロ°;)┛!!!!”

“不卫生。(▼ - ▼) ”

“那为什么要喝牛奶?!ヾ(>Д<;))))!!!!”

“你已经比我矮了不少了。”

“QAQQQQQQ[委屈吧唧jpg.]”

“以后别去了。”

“?”

“不会了来问我。”

金第136次读心,是大学里的师妹。

师妹笑起来软甜可爱,说话细声细气的,又温柔又体贴,每次都在篮球场旁给金在的球队加油。

金觉得师妹萌萌哒,一点都不像他队友一样冷冰冰的像块石头。直到某天他听到师妹的心声,

“格瑞大人好帅!~~~~好想做他女朋友!”

格瑞是金大学的校草,

也是金所有阶段的同桌,发小,球队队长,以及,

最好的朋友。

金要去酒吧里买醉,格瑞不同意。

“为什么?!╰(‵□′╰)”

“不行就是不行,人杂。”

“有格瑞你在也不行吗?”

“……”

酒吧里灯光绮糜,黑胶唱片被唱针压着拉出陈年老调。金看不清楚舞台上的女歌手,只觉得眼前模模糊糊的一片。

“都是你的错!”金拉着格瑞哭哭唧唧,

“我又失恋了!”

“关我什么事。”格瑞漠然,“如果这是你今天下午把球投进我们队的篮筐的理由,明天交一份检讨上来。”

“格瑞!!!!!”

“骗你的。”

“格瑞你又逗我玩儿!!QAQ”金鼓起来赌气给他看。

格瑞不看他。

“我知道你笑了!”金嚷嚷道。“我会读心的!”

“别傻了。”

“我不傻!!!”

格瑞不说话,点了两份柠檬苏打。

“格瑞,”金喊他。

“?”

“你说我是不是真的没有人喜欢啊?”

格瑞转过头,看见金低着头,拽着他的袖子,垂头丧气地像校门口饿了一顿就打滚的金毛犬,就是娇小了一点。

“没有。”

“什么?!格瑞你居然说没有?!”金弹起来,摁住他的两肩使劲儿地晃,“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安慰你最好的朋友呢?!!(ΩДΩ)”

“我说,没有人讨厌你。”

金停下来了。

“骗人,明明有135个人都不喜欢我。”

“世上又不是只有135个人。”

“可是他们都喜欢格瑞的…”

“你怎么知道?”

“我读出来的。”

“金,”格瑞叹了口气,“你以后少看点漫画。”

金看了看格瑞,又看了看桌上的饮料。端起一杯,哐当往格瑞面前一砸,

“喝酒🍶!!!”

这一杯瞬间就成了半杯。

酒是好酒,虽然金喝的是柠檬苏打。

“嗝儿瑞,”金打了个气泡嗝,“我要是没有女朋友,你也不许有!”

“好。”

金满意地笑了。

金喝的晕晕乎乎的,有点微醺的滋味。

这感觉糊里糊涂的,有点飘飘然,金很喜欢。

这感觉,怎么说。

就和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能听到对方心里那句“我会一直陪着你”,一模一样。

*END*

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小细节,金读心了136次,是136个不同的人,但是他和格瑞说有135个人不喜欢他。

@只是一条咸鱼 写给明矾爸爸的瑞金,太短,别嫌弃,你嫌弃有没有用。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

评论(11)
热度(22)
© 白驹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