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驹隙。

没人喜欢没人爱自己写文自己看。





『0与1,有与无,万寿无疆的你,白驹过隙的我。』
这里是隙,请多指教。

写文实际上是很受季节和心情的影响的,像是现在就很喜欢去写秋天的故事。收获与失落同时降临,可以飞快开始又可以飞快结束的恋爱。如果对金色的日子感到厌烦,就可以躲进深冬把情感冻结起来。在干燥沧冷的白日里想清楚自己究竟是应该让这份心意死去还是在春季复苏。
如果能够把季节性这种东西在文字里表达出来,那我就真是暂时的人生圆满了。

实验室可以用易拉罐来制取明矾,易拉罐=tin,明矾的拼音缩写是mf,所以,明矾注定要写mft

【明矾文评第一弹】我的第一次就给你了:)

大家好,我是明矾应援协会打call不用油条隙。
众所周知,我日常吹矾,所以我今天特意为自家爱豆搞了个文评。
我语文不好可能理解有偏差希望洵同老师不要嫌弃。[土下座]
第一篇to《断音》
这是我对于洵同的第一印象。所以我放在了第一篇
第一眼就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就好比是清晨铺面而来的海风还有午睡后睁眼满目阳光的那种爽快。文字功底也在全文中展现的淋漓尽致!我觉得真正的文笔好并非是说多么华丽的语言而是传达出一种实质感吧。从声音气息,触感温度,画面色彩等等全部完整地展现在读者面前,这点我想洵同老师是做到了的。引子那段很喜欢投影机的比喻,闭上眼仿佛就看见那种旧式复古的场景,而即将在银幕上放映的就是她笔下三人的故事。
就剧情上来言,《断音》可以说是套路的。
但是,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一个理论。
写的新的不一定是太太,能把套路写到又一个境界的一定是太太。
我沉默三秒打call。
简单的来说,《断音》就是那种猜的到结局但还是让你可以看的欲罢不能的文。[高一深夜看到3点半的我就是个典例]
流畅,自然,促不及防而理所应当的暴击。洵同文的特点我个人理解就在这里。就像听到一小段音符整个乐章就会被记忆起一样,随意从中抽出一段都可以感受到其中所想要表达的情感流泻出来。特别是mafutin告白戏的部分,双方的表现都让我心液回涌,她的一笔一划是写在心头上的,那种触动感真的很难用语言形容,不是说伤心的稀里哗啦的,而是一种心脏被潮汐包裹的感动。最后soraru挂电话的细节觉得真的写的特别厉害,短短几笔就勾勒出soraru的形象而且很符合soraru的个性。
顺带一提,看结尾时千万别听梦花火,md会代入的,md会死人的!!![哭泣jpg.]搞的大概我现在一听拼凑的断音和梦花火脑子里基本上都是你们洵同太太的文…可怕之处不是读完一把刀子插心口而是时不时想一想越想越丧。
其实【当年】的洵同还是很良心的,你看《断音》虽然是be但是各个小细节都很甜,比如牙刷比如买肉。第一遍读《断音》时我还没有学祥林嫂,结果语文课上笑炸,我觉得特别对不起这篇严肃的课文xxx。
第一次看《断音》是在高中入学军训,而现在我都要毕业了。时间真快,mafutin真好,洵同真棒。
希望大家能够积极加入明矾应援会,洵同老师高中毕业了可以写文了麻烦大家多给她比心心,洵同老师很喜欢热情的小迷妹的,特别喜欢把她文都按喜欢的小迷妹![这就是我抱上她大腿的法子xxx]
说好是长评可是仍然短哭哭哭,我人生第一次文评就给明矾了,虽然很没有营养内容但是请务必接好!otz
以上,over。

论对于没有自信的恋人我该怎么办

赤:まふくん是太阳,我是月亮。
ま:月亮…是喜欢的意思吗?
赤:/// ///好了,你给我闭嘴。

都过去一年多了,昨天深夜清lof才发现当时因为网速居然转载失败了……😓[尬哭]

Ran 苏染蓝。:

隙子发了我也可以发啦👋tag里新的那篇远程式柏拉图恋爱 当时在群里看见这个觉得画面感超强 设定好可爱😭就画了画……p1画布开小了 管他呢反正我只是想画画全身()因为是cp向配图决定不打单人tag 虽然老板根本没有出现(。

我再立个Flag,如果您更完虚妄,我给您现在lof里所有tin相关的文搞文评😳对√我给您搞文评合集【你看我敬语都用上了,我特别认真的。】

只是一条咸鱼:

立个大flag,隙子文评给我之前不发新文

Dear,Happy Birthday.
你能走多远就陪你走多远。
世界那么大,你有那么好。

立个大flag,在给明矾的文评发出来前这条不删。

【mafutin】无明

*mafutin

*七夕贺文

*参考书籍《断面》,《格林童话》。

夏弗朗的琴拉的太紧,割得像刀子。

1982年的调子,呜呜咽咽的,在厨房与客厅之间颤动,听的直觉想哭。他总是不明白的,为什么连音箱漆黑的音滤网都滤不过这些浓墨重彩的情感。

他忽然无端地冷起来,发自左边肋骨包覆下的地方。好像那种呜咽并非是由唱针刺下再压紧拖拉而出的,而是从他愈来愈干的喉咙中发出。他抚去凝在刀面上的液体和固块,把惨白纤细的手指放进嘴里含住。

他想他需要一杯水。

他跌跌撞撞的走,拉开冰箱的门,白雾和冷气让他清醒片刻。他茫然地看了看内里,只剩下小半瓶的苦艾,1910年开始就已经禁了的。

“从哪弄的?”

“不告诉你,秘密。”

他卧进沙发里,用桌上的酒杯为自己斟满,他是不喜欢夏弗朗也不喜欢苦艾酒的,或许对现在的他而言他是害怕这两者的。

他晃开酒面上的浮冰,掀开打火机,点燃。

“你不适合这种喝法。”

火光腾亮起来,深色的液体也因此变得明艳。波壁上还留有他的唇纹。他哭着笑起来,像个失而复得的小孩子。

温热的液体滴落到他的手背上,酒精,血液,与泪水,他相信它们是有生命的,不然怎么会从热的变成冷的呢?绿色,赤色,无色,这同样是活的,因为那是人的颜色,自己的和他的。

他喑哑地开口,轻唤:tin。哐跄…哐跄…哐跄…锅开了。

他咽下那口酒,气管像被直接切开,支离破碎的如同风化的单簧管,龟裂成脱落的鳞片。

他又想起刀尖碰上肋骨的感觉,他哈哈大笑起来,为自己的美梦一场。

对不起,对不起,他呜呜地哭,我饿了啊。

客厅里摆的三角钢琴在月光下闪耀着流线似的光,琴谱被风吹的哗啦啦的响。

“不喜欢大提琴吗?”

“那我给你弹肖邦吧。”

他的琴声响起,空气清新,万象透明。

“怎么样?好不好?”赤发少年咧开嘴,午时三刻的阳光是明艳的,和akatin的笑容一样。

他不说话,亲了亲akatin的眼脸,再捧起他的脸,深吻下去。

“我不是个好人。”

“这句话太好笑,”akatin偏偏头,“mafu,如果这个世界只被整齐规划成两个对立的词,那还真是恶心。”

“你憎恨这样的世界吗?”

“…世界怎么样其实我都无所谓,”他低头将长发绕上指尖,“你在就好了。”

akatin对于mafumafu提出的同居并不奇怪,他听到时只是笑,不是欣喜,也不是感动。

那样的表情是极少见的,唯有在宣判的法庭和午夜的医院中。

人生下来都是带有使命的,这种富有仪式的使命感并非是一时兴起,而是说,明知道起点,过程,结局,却还是要一步步的走,父母,友情,爱…都是无法来阻止的,这或许是个让人唾弃的程序,但是让人着迷。

所以,他回答mafu,“好呀。”

“我要种下一颗洋葱,用我全部的爱去爱它。”

“等他成熟了,我要拿来炒肉。”

akatin捧起另一个花盆,轻轻地问他,“这里的每一株植物都是这样用的吗?”

也许他是对的。

mafumafu是个恋旧的人,他有时会回味那些被自己吃掉的,并与之发生感情联系的食物。唇齿间的辛香也只是个玩笑,他是个失败的猎食者,伪劣品好比是辛香料,与童年里一样的辛辣气味让他难以判断他们的可食性,他是饥肠辘辘的,在遇到“正确”的食物为止。

洋葱是很适合他的配料,mafu是这样觉得的,他划开一道,露出雪白的内里来。

和我们的故事一样,不是吗?

费劲心思地一层层剥开,而当最接近真实时,早已被呛得泪流满面。

他是爱他的,他敢肯定地说。

梅雨季是腐烂的,他记忆里唯一斑驳的光点是在幼年呆过的图书馆。

“他每天都可以看见那个孩子,”

“他帮了他很多,砍柴,打水…”

“他每每告诉他的母亲这些,她都是不信的。”

“直到一天,男孩给了他一朵玫瑰,”

“花开之时,就是我们再见之日。”

故事完了吗?他问。

完了,那个笑容和天使一样明媚的小孩子合上书,叹了口气。

他们会再见的。

会再见的。

“明天是七夕。”他咬着发绳胡乱地扎成一把。

“我想送你点什么。”

黯红色的花瓣是妩媚的,他想,它需要一杯水。

他将花插进喝干的酒杯中,再倒满碧色的液体。

“Cheer,干杯。”

花大概明天就会开了。

“母亲拉开房门,孩子一脸的安和祥静,气色红润饱满如常,但他已经走了。”

“床头那朵枯萎的玫瑰花,今早完全盛开了。”

…………………………………………………………………………………

重新理一下剧情,

mafu和tin是童年偶然认识的玩伴,彼此记得并且喜欢对方,但是都不知道名字。童年时的mafu有严重的心理疾病,而成年后的mafu变得更为偏执,他在与每一任恋人开始交往时都会种下一株植物,蔬菜或者是香料,在自己认为合适的时候杀死对方,然后用尸体和所种的植物做成食物吃掉。

每一任的恋人和akatin都有共通点,外貌或者个性上的,但mafu认为他们是难以下咽的伪劣品,而akatin才是“正确”的食物。mafu认为自己只有吃到“正确”的食物才会停下这种行为,但是如果吃不到自己就会精神崩溃。

后来重新遇见mafu并且成为他恋人的akatin是知道这一切的,他从一开始就认出来了mafu也明白他接近自己的目的,但是他认为自己是救不了mafu的,于是选择接受。

mafu在这个过程中一直是对自己的情感不确定也不自信的,他没有认出重新出现的akatin,他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爱”,还是把akatin当成替代品。

akatin所送的礼物是玫瑰花,这和他们初遇时akatin在图书馆里给他念的格林童话里的《玫瑰》是吻合的。

akatin在前一夜预知到了明天会发生的事情,于是他选择用玫瑰来开个玩笑。akatin最开始给mafu念的故事,其实是被自己篡改了的,他欺骗mafu说是一个美满的结局,但实际上是男孩死去,最终脱离苦难。森林里帮忙的孩子也不是人类,而是圣约翰。

玫瑰实际上是个再次相见的约定,最后mafu回忆清楚一切,当花盛开的时候他也会选择自杀。

拿了自己以前用来写vocaloid相关的文风来写。
港真,要疯。这是我小学时候的type啊!otz想装意识流结果中二成这样,我也很苦痛的好吗?
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你。
这大概又是篇黑历史,另外因为格林童话我手头上没有原书,所以凭着回忆写的童话内容,可能有bug日后会修(其实我想直接删文)

拿到本时刚刚好是七夕的晚上。

我特别开心的,终于不是一个人过节了,我有文看了!

我觉得我吃了这辈子最饱的粮,没有之一,而且都是甜粮!!!【去掉其中的某没有良心的八分之一】

第一次看见共犯组的本子预告是在高中的第一堂微机课上。记得特别清楚,我当时捶坏了桌子(不关我事,桌子本来就有问题的)然后立马冷静下来,想,算了,抽本子没我的份的。

我当时连lof帐号都没有的。

特别感谢善良可爱的冰棍棍,开了个群,港真,没有这个群就没有我手里的本QAQQ(你问我当时进群的目的是不是因为这个?当然不是,当时说要出本的还有soul聚聚呢,我当然是冲着两个本去的嘛xxx)

现在,拿到本子时刚好是我高三第一次月考完,所以说,慢工出细活,懂不懂。所以说,共犯组的本有多好看!!!懂不懂!!!

收到本后,我的作息是这样的:看本,睡觉,看本,睡觉。

本宣里说的对,真的特别适合上课看,班主任走到面前都发现不了的!

虽然我很想每一篇都写写文评,但是这好像是不能剧透的…(伤心)我觉得我失去了告白的机会…

共犯组的太太们都辛苦了!!!(比心)感谢你们带来这么好看的文!!!(打call打call!)画手太太们的图也超好看!!!图文双修的两位太太简直啪啪啪!!!(鼓掌)

最后的最后再次谢谢冰棍太太,能够接受我厚颜无耻要签名的行为真的十分感谢!字明明超级可爱的好嘛???签绘也很可爱,塞的是mft带着围巾还有小雪花飘的那张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