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驹隙。

『0与1,有与无,万寿无疆的你,白驹过隙的我。』
感谢与你相逢。

你好,叫我隙就好w



常年弧长。
平地一声雷,带您飙车飞。










『头像by junkie』←(ㅅ´ ˘ `)♡天使

宝贝儿们,掰掰指头,我好像有4个月都没有写过文了(微笑)

想着自己夜里一点在外面不是在磕药蹦迪而是在打针吃药我就很伤心

把脸迎向阳光,就不会有阴霾。

那是因为阳光刺瞎你的眼,让你什么也看不见。

你远远地向我走来,
两条腿细得像圆规,
一锥一锥地扎在我的心上。

碎碎念,一纸情书


想了想还是在这里写了,毕竟爱要大声说出来。
好吧,其实是我觉得私信给你实在是...太羞耻了...
遇见你之前我是个特别糟糕的人,脾气不好,忽冷忽热,傲慢,不关心别人的想法,当然现在也还是这个鬼样子。
但是与你相遇之后,我的世界开始发生一些改变,用微妙用巨大来形容这些改变我觉得都太奇怪。
所谓的良师益友,现在我良师还没有碰上,可是益友已经出现,当然只有你一个。
你是个不能再温柔的人,任何美好的词语用来形容你都不为过。与你相处的时间里你一直都无条件地包容我的任性和孩子气,是你教会我如何和你一样去温柔待人,尽管我现在还是很吃力。如果没有你,我现在肯定颓得一无是处。如果不是你的鼓励和耐心,我现在肯定不会重操旧业,重新开始写同人文。【虽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被akatin的推特气的】
我说我看见那张贺卡时都要哭了,不是在开玩笑。从小到大基本全是我主动给别人送东西,没人想起过我。讲真那一瞬间脑子就像我们家那台电脑温度过高,“嘭!”的一声炸得噼里啪啦。
道谢的话我也不想再说了,毕竟你懂我是个庸俗而且语言贫乏的人,说不出什么天花乱坠来。
喜欢你,爱你,嗯就这样。
好了,我知道我发在这里你也看不见,在三楼要加油哦!w
期待未来更优秀的你。❤
还有,我真的很想看你的原耽,不要以为我忘了,那是我心疼你太忙了。🎉

【mafutin】虎鲸

*30s脑洞

akatin小时候一直认为鲸是一种很温顺的动物。

湿润无害的双眼,沉浮于海洋之中的,幽蓝色的梦。

“虎鲸会帮人类杀死须鲸。”

“它们会先堵住须鲸的气孔,使须鲸无法呼吸,淹死在水里。”

“然后吃掉它们的嘴唇和舌头。”

下午第二节的英语课,他听的昏昏欲睡。

“喂,你没事吧?”

“没,有点重感冒,我睡一会儿。”他埋下头来。

他再次醒来时眼前是一片漆黑。

没有光,没有声,没有时间。

他的双眼被蒙住,两手被反绑在椅背上,他不知道这是哪里。

他突然有一个很奇怪的念头。

也许须鲸被杀死时也是这样。

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浸溺在愈来愈深的的黑暗之中,下沉。

由于气压的原因,心脏开始痛,咔嚓咔嚓,然后随着空气被抽离一点一点衰竭。

他的头发被粗暴地扯起,强迫着仰起头来,对方啃啮着他的嘴唇,不重的铁锈味,分不清是谁的。

“稍微适可而止一点吧。”

他趁着空隙,艰难地轻喘着说,

“夺去呼吸再吃掉嘴唇和舌头。”

“拿这种方式来惩诫不好好听你讲课的我。”

“未免也太小孩子气了吧,mafu老师。”

施暴者闻言停了下来,叹了口气,伸手解下蒙眼的黑布。用失望和不满的语气说,

“我以为你没有认出我来。”

“所以说,现在这种状况,你打算怎么办呢?”

他仰起沾染着水汽的碧眸,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嗤笑道,

“是打算只吃掉我的嘴唇和舌头呢,”

“还是要选择把我从里到外吃干抹净呢,虎鲸先生?”

“呐呐,你听说了吗?那个超级池面的mafumafu老师。”
“听说什么?”
“他班上有个学生三番五次地在他课上睡觉,提醒也没有用,昨天又在睡,他居然一气之下把那个学生拽到自己办公室里绑起来打,我们班有人扒在门口听,听他说叫的简直太惨了...”
“天啊,不会吧,mafumafu老师看起来不是这种人啊。”
“知人知面不知心,听说那孩子被打到今天学都上不了了...”

因为腰痛翘掉早自习的akatin同学听到走廊上的谈话,表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想要和某个抖S的英语老师玩办公室play😃。



今天下午第二节英语课昏昏欲睡的产物,听到只吃嘴唇和舌头时我就突然醒了。英语选修7真有趣,下个星期开生物选修3现代科技,我相信会更有趣的w

突然发现,soramafutin这个cp,中文名...
不是可以这样翻译嘛xxx
红毛马🐴

【soramafutin】捉摸不定{2}

*soramafutin

*主soratin

*制片人tin×畅销作家mafu×总裁soraru

*本章短

“我不同意。”

“まふまふ先生,请您再考虑一下!”

“这不可能,没什么好谈的。”まふまふ面无表情地径直走向门口。

“啊!好痛!”我捂住被撞的红肿的额头,真是的,文件也散了一地...

“赤ティン你怎么搞的?!走路不带眼睛的吗?!”喂,不带眼睛的明明是...

“まふまふ先生您没有事吧?”

.....我盯着面前再熟悉不过的这张池面脸,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唉!唉!唉!ティンさん!”

“他们打电话让你来你就真的来吗...”最后一句里【笨蛋】碍于面子,被我硬生生地吞回肚子里。

“我不是说过绝对不要来吗...这家公司...”

“可是ティンさん也没告诉我,你在这家公司啊!”

我之前一直没有告诉まふ自己到底在哪家影视公司工作,他曾经追问过好几次,但是见我生气了便也作罢。

“...真是服了你了”我揉了揉额头。

“额头...没问题吗...”他抱歉地看着我。

“能有什么事啦?!”我不情不愿地回答到。

可是,当我再抬头时,看见的是まふ放大的脸。

糟了,我暗叫不好。

“喂,まふ!别在这里...”

“展现吧!把疼痛驱散的爱的魔法!”

...果然。

你们见过把别人头撞了,现在还伸个指头弹一下子的人嘛?!这里有一个,请快把他拉走好吗?!

算了,赤ティン,我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まふまふ还是个三岁的孩子。

我现在真的要羞耻哭了,我只希望最好没有人看见。

“赤ティンさん?”...我真的要哭了。

“ティンさん,这是?”

“初次见面,まふまふくん,我是そらる。”他伸出手来。

“你好。”まふまふ有礼貌地回握。

“我上司。”我小声地告诉他。

“我知道。”まふまふ同样小声地回答我。“因为ティンさん刚刚的表情和当时翻墙逃学被老师抓回来时一模一样。”

我本来以为,そらる会开门见山地和まふまふ聊作品授权问题,可事实上并非如此。

“机械迷城?这个游戏还蛮不错的。”

“我很久以前玩过一次,我很喜欢那种蒸汽朋克的风格,最近打算重新再...”

你们俩停下来陪我聊聊钓鱼行吗?

“真的是...累死了...”我回到家里,整个人几乎虚脱。从下午下班遇到そらる起,我和...啊不,就まふ一个人和他聊了近三个小时的,游,戏。

下次情人节我想公司的女职员们都不必花费心思送什么巧克力了,直接给他塞个史莱姆。多好,又省钱又省力,还很容易就满分攻略√

まふまふ决定暂时住在我家里几天,等把事情彻底办完再回去。

“ティンちん觉得そらるさん这个人怎么样?”

“能怎么样?”我摊倒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摁着电视遥控器,“总而言之是个麻烦的家伙。”

“为什么这么说?”他一边揉着刚洗完澡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如果他仅仅是要求严苛,这我倒无所谓。”我把毛巾递给他。“重点是,他对我,特别,严苛。”

这种感觉,大概是他刚上任时我就有了。

我觉得起因应该是那件事,まふまふ的信。

当时第一天我交给他的文件里夹的有一封信,来自于まふまふ的信。我是当天早晨上班时接到的信件,便塞到口袋里匆匆忙忙地往公司赶。我一到公司就被别人喊去帮忙复印一些东西,就随手把外套扔在了椅子上。

然后,某个前辈无意地看见了信,再无意地把信夹进了我需要上交给新任上司的文件里。

而当时上面把そらる调任过来的目的就是要找一部畅销书来影视化,他在这方面是很有经验的。更巧的是,现在畅销作家中唯一一个手里没有一部作品影视化了的人,是まふまふ。现在的读者又是什么心思?实在是太好懂了,越是吃不到嘴的,越是想要。

这火实在是引的很好。版权要到了,你个新手制片人拍的不好,走人。版权要不到,那就更不用说了。

我以为,そらる会说,“你和まふまふ很熟呀。”然后抬头给我一个诡异的微笑。

可是,当时他却把信递给我,甩给我淡淡一句,“下次把东西收好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ティンさん?”我回过神来,まふまふ正站在冰箱前,“酸奶只剩下一瓶了。”

“那你喝吧,这个月的刚好也送完了。我明天再去订。”

等等,订牛奶,先给钱再送货。

那...先拍片,后授权呢?

“喂,まふ,我有件事想和你谈谈。”

tintintintintintintintintintintintintintin
对,我的分割线就是辣么清奇xxx
专业bug抱歉,我是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先拍后授权的...
开学前最后一发,写了多少发了多少,所以挺短的这章,下章应该会很长。真的我下次一定不写上中下了,我要写12345(-ι_-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

我要说一声,捉摸不定,这个名字是有深意的。😃表达了我对某个太太的爱和敬意。

【soramafutin】捉摸不定{1}

*soramafutin

*主soratin

*制片人tin×畅销作家mafu×总裁soraru

人年轻时总是有梦想的。

比如,你会早上五点就爬起来,30s内完成洗漱,嘴上叼着热气腾腾的面包片第一个挤上满是人的公交车,在车上边舔净手指上的黄油边掏出手机查看讯息,不愿浪费一分一秒。车到站了,再第一个冲下去,跑到自家公司前,迎着清晨新鲜饱满的阳光,双手叉腰,脸上挂着大大的微笑,元气满满地大吼一句:

“哟西!今天也要加油!”

当然,这是只有在励志日剧和心灵毒鸡汤里才会出现的镜头。

“醒醒吧,宝贝儿们。”赤ティン如是说。

在他刚进这个公司时,他的确是整天精神饱满,又拼命又努力,乐观向上,跟个中学政治书上的模范人物一样,Kira Kira地散发正能量。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你会发现一点,收获了的人一定努力过,可是,努力的人不一定会有回报。

更何况,他赤ティン早已不是刚刚毕业新鲜可口的大学生,快要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

虽然他现在既没有女朋友,更没有男朋友,到了26岁还是个守身如玉的黄花大闺女[不]。只有交不尽的房租和应付不完的麻烦。

说到这个麻烦,最近有多了一个哦不,一堆。

这一堆麻烦的源头都是同一个人,他的新顶头上司,そらる。

“赤ティンさん”そらる突然放下手中的鼠标,转过头来看我,“你有认真在听吗?”

“当...当然有啦!”

“那我刚刚说,你提出的方案哪里有问题?”

“.......”

“.......”他无奈的看了我一眼,用一种看见的仿佛是智障的同情的眼神。

そらる站起身来,走到我面前,把方案在书桌上摊开,拿起了一支笔。

“是条件。”他在第三段那里画了两道醒目的红线。

“这条件已经很...”我为难地开口。

“丰裕?”他抬起头来直视我,语调慵懒地上扬,听不出是讥讽还是反问。他的眼睛是鸦黑色的,很纯净的黑,深邃,直锐,带有腹蛇伏击般很强的目标性,令人不敢直视,却又难以逃脱。

他看出来了我的紧张,温和下来。

“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你老朋友的个性。”

まふまふ,我同窗十几年的好友,现在红得没边没际的畅销作家。

“他的笔触,言谈,思想,决定。”他合上笔帽“都说明一点。”

“他不在乎钱。”

“利益最不最大化对他来说无所谓。”

这我当然知道啊!我近乎崩溃地在心底呐喊。所以说,咱们公司打算把他的作品影视化就是个错误啊!错误啊!你知不知道啊?そ总裁!

“所以说,你即使开出这样的条件,甚至更高,他的版权,我们照样拿不到手。”

那就换个作家下手啊,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啊,Boss。

“那...”

“他最在乎的是,作品可以做到多还原。”

“......”我真的无语了,合了半天,他和我的哔哔的尽是些废话。

哪个作家会不注重这一点?除非他们的脑子里真的只剩下了钱。

只是まふまふ更为较真,更为严苛,更敢说敢做。

“我讨厌成人的复杂世界。”我脑内闪现过那孩子的脸,我还记得他的眼瞳,失神但依旧耀眼如北极光,刺眼,绚烂。

“你自己看着办。”又来了。

そらる站起身来打算离开,可是当他走到门边时又停下了脚步。

“赤ティン, 你这样是成不了优秀的制片人的。”

他把手推门出去,在走廊里留下一串清晰的脚步声。

“什么嘛。”我仰头靠在身后的沙发上。

我知道啊,

一直都知道。

「酷暑炎热,望君保重。」

“啰啰嗦嗦的跟个老妈子似的。”我释怀地笑,“这家伙...”

我和まふまふ互写信件已经近七年之久了。一开始只是互相写着玩,后来就渐渐成了习惯。

“虽然有Line啊Twitter啊,但是不一样哦。”

“文字更能传达出情感。”他赌气似的,鼓起脸,像个任性的小孩子。

“更何况,这是仅因为ティンさん形成的习惯哦。”

回忆戛然而止。

“先生,你要什么味儿的?”

“抹茶。”

“好的。”

我接过服务员手中的冰淇淋。

公司对面新开的冰点店,人气意外的高。

“好苦啊。”我皱眉,放下勺子。

“果然还是受不了吗,抹茶味。”

“呐,公司对面新开的店去了吗?听说そらる大人经常去那里买抹茶冰淇淋吃呢。”

“唉!是吗?好可爱!”

为什么我要因为这种女孩子之间的狂热粉丝对话,专门跑到这里来吃冰淇淋啊。

“不过意外的适合他啊,”

“抹茶。”

“老头子才会喜欢的味道嘛。”

我嘿嘿嘿地不禁笑出声来。

“一个人在这里傻笑什么呢?赤ティンさん。”

卧槽,不会是真的吧。

高冷的そらる大人,下了班来这里吃冰淇淋的传言。

故事的主角,此刻就站在我的面前,带着一脸不可一世的模样。

橘...橘子味?!

传言果然是传言,そらる不是在这吃抹茶冰淇淋,是橘子冰淇淋。

顺带一提,我最喜欢的,是橘子冰淇淋。

不得不说,看到他手上端的冰淇淋时,我真的好气哟。

“这里有人吗?”他指了指我邻座的位置。

“有!”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巨大勇气,斩钉截铁地吼了出来。

他愣了愣,似乎是没想到我这么大反应。

然后,他端起餐盘坐到了我对面。

我真的无言以对。

“不喜欢抹茶?”他看见我面前只动了一口的冰淇淋“都化了。”

“是。”

そらる又用刚刚那种在办公室里的同情眼光看了我一眼。

俗话说的好,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他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很容易猜到,内容肯定是:

“赤ティン你不仅工作上智障,生活上也是智障吗?不喜欢干嘛要买。”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这种话的,因为他可是高冷的そらる大人啊,呵呵。

“赤ティン你今天是只会用一个字说话了吗?”

“嗯!”唉?等等!

“啊,没有!没有!老板你有什么事儿啊?”

更智障了...我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赤ティン,想想你年底的奖金啊。

“要不要换?”他叹了口气。

“?”

“冰淇淋。”

“唉!不用不用,你...”

他却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自作主张地拿过我面前的冰淇淋。

“そらるさん真的不用了,这个我吃过了。”

“我知道,那又怎么样?”他脸上毫无表情,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给你。”他把他的冰淇淋递过来。

“...谢谢。”真是搞不明白,他这个人。

【謹】【賀】【新】【年】【謹】【賀】【新】【年】【謹】【賀】【新】【年】
米娜,新年快乐呀!⁽⁽٩(๑˃̶͈̀ ᗨ ˂̶͈́)۶⁾⁾
为什么会有{上}这种东西的存在呢?原因很简单:
诸位,我要打小哥哥去了(`●__●ˊ)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